热门点击  
·神奇的修水之六——桃里吟
·部分作协吸收网络作者引反响
·人生如茶
·《芳草》青藏专号引起强烈反响
·神奇的修水之三——黄龙山与黄龙寺
·安徽建立首个散文家创作基地
·江苏省作协将免费为“70后”“80后”作家出丛书
·神奇的修水之四——莽洞探奇
·“陕西作家著作专藏”4月23日启动
·神奇的修水之五——双井竞秀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双头鹰的国度(图)
·诠释梦想的中国力量(图)
·九江赋
·巴西利亚的路—巴西纪行之二
·呼唤亚马孙—巴西纪行之一
--- 彭春兰 ---
·心驰汶川
·来吧,写散文
·幸会磨难
·文学女人的情愫
·天上人间——张果喜其人其事
--- 刘 华 ---
·井冈杜鹃红
·刘华
·在酒缸里洗澡或养鱼
·草帽下面的眼睛和舞步
·小心火车
--- 朱法元 ---
·神奇的修水之六——桃里吟
·神奇的修水之五——双井竞秀
·神奇的修水之四——莽洞探奇
·神奇的修水之三——黄龙山与黄龙寺
·神奇的修水之二——山城印象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在医院种下的种籽
·月亮月亮跟我走
·雪 地

王晓莉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王晓莉简介
  您当前的位置 :胜博发官方网站 > 名家访谈 正文
 
李敖:看书别光注意色情 “我就是生猛海鲜”
胜博发官方网站    2009-04-30 15:21

  从来没有到过广州的李敖说要感谢广州人,他以粤语中的“生猛海鲜”来比喻自己。他称世人只认识了1/8的李敖,还有7/8未被人所了解。

  4月5日,清明时节, 刚刚完成出版一本小说的台湾文坛名人李敖先生在台北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他谈史论文,并首次披露他即将开始的两个写作计划。

  世人只是认识了1/8的李敖,还有7/8世人看不见,我的一部分优点别人看不到。

  “沉鱼落雁”这个词我就认为不好。核弹丢下来也会达到的效果,用来形容美女就显得不合适了。

  学人李敖:一边色情,一边哲学

  李敖的新书《虚拟的十七岁》出版后,书中的情色描写让许多人非议。采访中,他说这是他很满意的一部文学作品。尽管著述丰硕,但是他认为世人只是认识了1/8的李敖,直言“我的一部分优点别人看不到。别人看到的都是李敖能说会道,能写,甚至很嚣张,还经常做一些‘小便式的动作’”。

  说新书

  希望读者别只看色情

  记者:您对自己的新书《虚拟的十七岁》怎么评价,最满意哪部作品?

  李敖:这部新书代表了我最前卫的思想。通过这部书,大家可以看到另外7/8的李敖的一面。大家看书要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不能光看到色情的一面,要看到一边洗澡,一边谈哲学。新书有思想和哲学,情欲只是切入点。

  我的每本书都很好。就像母亲的孩子一样,没有最好的。但是《虚拟的十七岁》是我现在很满意的一部作品,对我的书来说,我更看重的是文学作品,如《北京法源寺》等。

  记者:您喜欢别人怎么称呼您?

  李敖:我更喜欢人们用文学家、道德家这两个头衔来称呼我。如果有道德家这个头衔的话。我觉得我在人格上是一个标杆。我一辈子与政府对着干,而且没有被消灭。直到现在,我的主要敌人都死了。

  谈计划

  年内再写书反美帝

  李敖向记者透露,年内再完成一本新书的写作,“书名叫《阳痿美国》”。同时,他说自己研究了一下西藏的历史,发现旧西藏农奴遭遇惨不忍睹,完全不是达赖所说的有民主和有人权。

  李敖:这本书是批评美帝的。我在书中说,美国在世界到处煽风点火,全世界都跟着受罪。事实上它不可能让其他国家跟随它发展的轨迹。

  (去年,中国内地地产富豪团去台湾访问,顺道拜访李敖,富力地产老总李思廉等人一起捐了100万美金给李敖,李敖计划花6年时间,用这笔钱编撰一部巨著《李敖中文大句典》,以句子为单位,收录古今中文的好词、好句,“让人们享受什么是最好的中文”。)

  记者:除了时政的文章外,您是否还有其他的出书计划?

  李敖:我打算用他们给我捐的这100万美金,花6年时间编撰一部《李敖中文大句典》,等我80岁的时候编完。这部书将以句子为单位,把中文词汇作经典的诠释,举出例句,“让人们享受什么是最好的中文”。

  这本书将兼容并包,包括各地的方言,好的网络词汇也会收录进来。一些我认为不好的传统中文也会被我放弃。比如描写女人用的“沉鱼落雁”,这个词我就认为不好。它是来形容一个女子的美貌,鱼看到你都会躲起来,大雁也会落下,但核弹丢下来也会达到“沉鱼落雁”的效果,用它来形容美女就显得不合适。但是像台湾人说的“泡马子”,股市用语“卡头寸”等我会收进去。网络词汇有好的我也会收进去。

  我欢迎任何人和我打擂台。我有2000多万字的作品,垒起来比我的身高还高。用你们广州话来说,我就像“生猛海鲜”一样。

  广州印象:黄花岗还应有个“莫纪彭”

  下个月12日是李敖到台湾60周年,李敖唯一一次离开台湾是2005年探访大陆的“12天神州之旅”,而“自己则一生都没有离开中国的土地”。对于近期是否再次回大陆,李敖表示如果不能达到当年神州之旅的轰动效果,自己不会再回去。

  记者:您近期是否有计划再次回到大陆看一看?比如说到广州?

  李敖:我对广州有两大印象,一是去年,富力地产老总李思廉他们给我捐了100万美金,让我能够编撰《李敖中文大句典》,我很感谢广州人;第二个印象我认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应该是“黄花岗七十三烈士”。据我考证,当年有一个参加黄花岗起义的英雄,他叫莫纪彭。在当年的起义中,他是一名先锋队队长。起义后,他虽然活了下来,最后来到了台湾,但是这段历史却没有人知道。事实上,他的人生和记忆最辉煌的那一段已经被保留在那段历史中了。

  李敖:下个月12日是我来台湾60周年纪念日。当年我在基隆港下船踏上了台湾的这片土地,没有想到一呆就是60年。

  除了2005年的神州之旅曾回到大陆,去了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这60年我都没有离开过台湾,更不要说出国了,“我一生都没有离开中国的领土”。如果我回大陆所达到的效果不能超过那次神州之旅的轰动效应,我不会再次回大陆。
养生之道:“过午不食”控制负面情绪

  如今李敖每天看书写作的时间达到16个小时,他没有手机,不用电脑,一周之中有6天独自待在阳明山上的房子内做学问。他称能保持如此长时间的学习、写作是因为兴趣使然,爱好写作、读书使他从来不感到寂寞。74岁的他为了保持超人记忆力,随身携带小纸条努力复习所学知识。

  记者:作为一个74岁的老人,您平时如何保持自己过人的记忆力?

  李敖:我现在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养好自己的身体。我每天还保持着旺盛的工作量,看书加写作的时间达到16个小时,每个星期二、四、六下午录制电视节目除外。现在年纪大了,为了保证身体健康,我不久前做了一次精细到头发的体检,现在每个月都会按照身体状况到医院拿药,三个月抽血做一次检查,为了防止生病。除了去医院,我现在不吃晚饭,做到“过午不食”。

  在精神层面上,要做到没有负面情绪,我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将负面情绪统统消灭掉。人老了,记忆力会衰退,我现在有时间就会不断复习自己的回忆,锻炼自己的记忆力。我在几百张小纸条上写满关键词,随身携带。每个关键词就是一个知识点,像英国诗人拜伦的名言,“我爱英国,但我不爱英国人”,我就记下来了,我觉得可以改成“我爱台湾,但我不爱台湾人”。

  “他们都死了,我还活着”

  非常爱好:爱逛墓园,笑看敌人都死了

  笑看兴亡:感谢共产党让中国不挨打不挨饿

  狂言批驳:批了白先勇、琼瑶再批大陆的伤痕文学,自称“斗战胜佛”,台湾唯一一个大师

  爱逛墓园曾经是李敖的一大爱好。他说,每个名人的墓就代表着一段历史,一段故事。他戏称,自己喜欢到各大墓园中看自己仇人的墓,“他们都死了,我还活着。我在台湾的仇人很多的,我经常在他们的坟头小便。”李敖在我们面前开怀大笑。

  李敖以独特的方式嘲讽历史。言谈中,他从不掩饰对某些人的喜恶,强调“我现在很注意养生,要比我不喜欢的人活得久”。

  记者:台湾有哪些名人的墓园,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

  李敖:逛墓园是我以前的爱好。现在我走不动了,陪我逛的女朋友也没有了,所以就不去了。从他们的墓,可以看到一段历史。像两蒋陵寝。蒋介石关我26年,蒋经国关了我13年,两父子加起来就搞掉了我39年。但他们现在死了。我到过当年关我的牢看过,长满了荒草,当年关押我的人也已经进了坟墓。

  阳明山有很多名人的墓园,躺着“满朝文武”。那里面也有一些怪人的墓。比如溥如,他是前清恭亲王的孙子,不奉民国为正尊的,号称出门不带钱、出门不认识路。宋美龄想附庸风雅,拜他学书画,他说可以,你要先磕头。还有阎锡山、胡宗南等等,都葬在阳明山上。

  记者:将来某一天您也走了,您会留下什么墓志铭?

  李敖:我会死无葬身之地(大笑)。我早把自己的遗体捐给医学用途了。

  李敖对记者笑说,在台湾他曾被人许多次地告上法庭,说他是共产党。对历史深有研究的他说自己感谢共产党。因为共产党解决了两个问题,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一直在避免的两个问题。一是避免挨打;二是避免挨饿。李敖自认很狡猾,否则不可能战胜敌人。

  记者:不惧权贵永远斗争的精神,是性格使然吗?

  李敖:后天磨炼的,人要有永远斗争的精神还要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要有钱,不需要为生计去求爷爷告奶奶;二是要保持宽容的心态,不怄气。我就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最后被封的佛号“斗战胜佛”一样,要坚持到最后。我把“不自由,毋宁死”改成“不自由,你去死”。

  李敖个性特立独行,言谈之间相当自负。他直言说在台湾没有让他真正欣赏的作家,他批评白先勇、琼瑶,甚至说“哭哭啼啼,没有出息”来评点大陆的伤痕文学。在他眼中,台湾只有一个大师,他就叫自己——李敖。

  记者:台湾现在有哪些您欣赏的作家?

  李敖:当年国民党搞了一个中国文艺写作协会,那帮人只会互相吹捧,真正写东西不行。还有人学了一些西方意识流的皮毛,像白先勇,就只有形式,没有才气。我就是一杆标杆,我希望有人能与我对话,但是没有。只有我跳出那些框框,一直在跟强权作对。作为一个文学家,最起码的是要有骨气,不要擦鞋拍马屁。

  文/特派记者周祚、王鹤

  图/特派记者顾展旭
编辑: 骆寒蕾
来源: 《广州日报》
[5086580]大江网友:鄱湖小草 2012-11-26 17:31 发表评论:
他是敢说敢为的大师,但是不是太过冲动。

[445356]大江网友: 2011-02-13 14:33 发表评论:

  人要有独立人格,思想才得到解放,如果为权贵们说话,谋利,终被人民所抛弃。因为权贵们的天堂建立在人民的痛苦之上。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