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胜博发官方网站  >  胜博发娱乐官网
 
爱情有张纯真的脸
胜博发官方网站    2017-08-03 11:35

  早就听闻过坐落于杭州市文三西路29号的“纯真年代”书吧女主人朱锦绣老师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以及她与丈夫——浙江文学院院长盛子潮老师动人的爱情故事。9月8日晚,为了替一家大型画刊拍摄一组反映杭州文化的照片,我第一次踏进了这家杭州十大特色酒吧之一——杭州第一家集书文化与吧文化于一体的时尚文化休闲场所,用镜头裁剪下一幅幅有关这个书吧的爱情和文化影像。

  “纯真年代”书吧开办于2000年。六年来,它的名字,和着女主人的人生传奇,就像一只翱翔着的文化和爱情凤凰,在杭州乃至国内外读书界、文人圈和情侣群中越飞越远,成为爱书人眼中的“知识殿堂”、文人眼中的“文学根据地”和情人眼中的“爱情圣地”。

  我骑着单车,沿丰潭路北行,向丰潭路与文三西路交会处靠近,老远便看见左边路口不远处一幢楼房的二楼墙体外,一横一竖两条排列着的“纯真年代”吧名,在灯光的映衬下辉煌夺目。横的是店标,魏体;竖的是灯牌,隶书。吧门左边地上,摆着一块“英语角”立式灯牌;右边墙柱上,挂着一块“酒茶”灯牌;中间则是一架圆弧形外凸、透明玻璃做成的书柜,幽幽的灯光,从吧里透射出来,把满架紧贴玻璃壁立、开本不一的书籍,镀成一个个古怪而神秘的精灵,向着路人眨闪着充满诱惑的眼波。

  我在门前把车停好。推开吧门,门楣上的风铃就响了起来。掀开布幔走进去,一串悠扬的乐曲声便伴着书吧领班小姐轻盈的脚步声迎了过来。因为白天已经同领班小姐联系过了,我们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后,她便退了回去。我掏出相机,一边选择角度拍摄,一边仔细地欣赏起来。书吧设计格局的独特和物品陈设的精巧令人赞叹不已,书的主题,吧的氛围,顷刻间,化作一种叫做“情调”的潮水,向我兜头浇来,一下子便把我蒙垢的身心,洗濯得干干净净。

  吧门右边中央向外凸起的玻璃书柜罩内,藤蔓簇拥,中置一条只容两人傍坐的“情人凳”;吧门左边,一长排书架顶天立地,满满当当,国内国外、旧书新刊都有,每种书都只有一两本,作家签名本专柜上,北岛、舒婷、余华、阿来、王旭烽、陈忠实、柳建伟、铁凝、方方、唐浩明、苏童、叶兆言等国内近百名著名作家、诗人和剧作家的作品,都在这里“友情出演”;书架顶上搁着一块黑板,上书“让人们彼此走近”;架底,一条玻璃覆盖的五色水路,直通吧台,水里几十尾红鱼往复游动,令人恍疑正在读着柳宗元的《小石潭记》。

  书吧共三层:一楼售书兼吧台;二楼为交友沙龙,几个单间雅座,有可供十来人聚会的小厅,也有几个和式风格的小坐间,书吧主办的读书、文学沙龙、诗歌晚会和英语派对等活动,都在这里举行;三楼纱幔遮顶的小阁楼,权作办公室和社交厅。整个书吧,楼上楼下的布置,一色的古色古香。桌椅、坐榻、栏栅,都是做旧的紫檀色;窗帘、桌布、挂图、灯饰,都清雅脱俗,极具个性。

  在二楼,我见到了书吧的女主人朱锦绣老师。锦绣老师得知我的来意后,热情地请我坐下,亲切地与我交谈起来,并将我领到旁边那间逼仄的电脑房里,打开电脑,点出电脑中所有储存的书吧照片,向我一一作着介绍。她一直微笑着,从她满面红光的笑容里,根本看不出曾经有一场叫做“癌症”的病痛,冷酷无情地侵蚀过她的躯体。面对眼前这位气质优雅、意志顽强的极品女性,我赶紧揿下了快门,将她的生命风采,永远定格在我的镜头中,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同时,关于她的一幕幕人生传奇,次第浮上我的脑海:

  朱锦绣是一位温州女子,读四年级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家人的强烈反对下,不得不辍学,后来进厂当了一名工人。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时年22岁的她,心头重新燃起了读书的渴望。与那个时代全国许多许多的知识青年一样,完全靠着发奋的自学,只上过小学四年级的她,被厦门大学外语系录取。在厦大,她遇见了现在的丈夫盛子潮,两人一见钟情,喜结连理。盛子潮毕业后分配至杭州工作,朱锦绣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厦大校长英语秘书的职位,随夫来杭,在浙江工商大学做英语老师。不久,她诞下了与丈夫的爱情结晶———活泼可爱的儿子盛厦。

  朱锦绣与盛子潮的恋爱故事,堪称当代人爱情生活中的一出经典: 1985年,盛子潮在厦门大学攻读文艺学专业研究生。朱锦绣从厦大毕业后分配到杭州某设计院工作,因专业不对口被母校要了回去,担任校长的英文秘书。一个夏日的黄昏,在厦大通往海滨浴场的小路上,盛子潮和朱锦绣不期而遇,盛子潮当时忽然就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觉得朱锦绣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她”。两人在盛子潮师妹的撮合下,开始有了一些不咸不淡的交往,但矜持的朱锦绣一直没有明确表白。在相思中备受煎熬的盛子潮壮着胆子,写了一首后来被朋友戏称为通缉令式的《敲门》诗,偷偷地放进朱锦绣的信箱里:

  “要关,你就关得紧点/何必把门虚掩/留下一道缝隙/留下一道幻想自由出入的门槛//一次次,我在你的窗前徘徊/一次次,在门外绕了一个又一个大圈/我诅咒,诅咒你的名字,为这诅咒,我付出了一个个白色的夜//绿色的信鸽已经放出/我伫立,如远方的一棵相思树/每当晚风吹来的时候/你的窗帘可曾飘动?//要关,你就关得紧点/何必把门虚掩/留下一道缝隙/留下一道幻想自由出入的门槛//如今,我的肩头已被你目光的缆绳勒得生痛/选择吧,把门关紧,或者,让门敞开”

  几天后,盛子潮发现信被退了回来。它静静地躺着,烫得他不敢打开。终于鼓足勇气打开后,盛子潮发现自己的诗句下多了一行娟秀的小字:“心灵的门已经为你敞开,你不进来,怪谁呢?”

  多年以后,重温厦大的那段热恋时光,朱锦绣依然沉浸在幸福中:“那是我灵魂找到归宿的日子,那年我三十周岁。有夜色的掩护,我依在子潮的怀里,领受着上天给我的无限温存和抚慰。”盛子潮则说,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们都已步入知天命之年,“只有那个黄昏依然鲜亮如故,在如烟的往事中凸现出它存在的意义。或许,它会缠我到生命的终点”。

  然而,天妒红颜。1999年,朱锦绣被查出罹患结肠癌。灌肠,手术,化疗,病魔把朱锦绣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坚强的她并没有被厄运所降伏,正如她们夫妇俩共同的朋友、浙江省作协副主席王旭烽在文章中所写:“我认为锦绣实际上具有我们许多人并不具备的优秀素质。在她动手术的日日夜夜,在她化疗的日日夜夜,一向为人师表的她,从来没有在人前失态,始终保持着沉着、有分寸和节制的美感。”

  朱锦绣患病入院后,每天,盛子潮总要陪伴她到深夜才离去;凌晨四五点,她一睁开眼睛,总能看到早已守侯在床边的丈夫。盛子潮说,当时我在手术室外,只想着,老天啊,如果让锦绣活过来,我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她要有什么样的理想,我一定满足她。“子潮真的对我太好了,我欠他太多了!”躺在病床上,朱锦绣的脑海里,反复想着这样一个问题:自己如果真的不在了,子潮怎么办?自己如何才能回报丈夫对自己的这份深爱?

  “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有茶室的清雅、酒吧的放松、咖啡吧的热烈、网吧的丰富;那里有一长排顶天立地的书架,爱书的人们可以在这里看书、买书、甚至卖书,在这里可以聊天交友??如果有这么一个地方,子潮就不会孤单了。”如此,“在我真的不得已离开他的时候,他会有一个可能寻找到我的地方”。就这样,开一个“书吧”的念头,在她心中,逐渐清晰而强烈起来。

  爱的力量,激励着朱锦绣,使她最终战胜了死神。手术和化疗做得非常成功!她恢复得很快,而且身体一直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于是,她决定把梦想付诸行动——她要书吧作为自己送给丈夫的爱情信物,她要让书吧成为自己和丈夫的爱情见证!

  看到大病初愈的妻子真的下定决心要创办书吧,盛子潮表示出激烈的反对,他说:“我爱一个人,不能让她任性到用生命去做一件事,医生说了她是不能累的。”然而,铁定了心要开书吧的朱锦绣,这回可是连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最终,深深了解和爱着妻子的盛子潮“屈服”了,决定帮助妻子实现这一心愿。他说:“我想锦绣都死过一次了,就看重这么个东西,我再烦难也要承下来。”“从逻辑上讲,我爱锦绣,锦绣爱书吧,所以我也必须爱书吧。”

  在丈夫的全力支持下,书吧终于开起来了。朱锦绣给书吧取了一个非常富有诗意的名字——“纯真年代”。劫后余生的朱锦绣,把自己全部的爱和心血,都融入了对书吧这个新生女儿的“养育”之中。她的“摇篮曲”是这样谱写的:“用爱去经营书吧,用爱引起大家共鸣。”“我想让书吧成为一种人们走近的方式。它是一种手势,让人们在手足无措的时候,找到可以表达的途径。”

  “自从你搬到我心里住,烦恼便是你付给我的房租。”对于丈夫的理解和支持,朱锦绣深为感动,她说“我确实非常感激上天,赐给我细腻温情懂我爱我的丈夫。就是为了这份感激,贫贱夫妻百日恩。我的一场生死,我们书生做生意的艰难与辛酸更磨练着我们的品性,更增加了我们的情感,也更使我们的灵魂交织在一起。这就是相濡以沫吧?我真的从未埋怨过这场疾病,相反它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情感的真实与可触。”

  朱锦绣创办“纯真年代”书吧的消息,先是在本市文人圈中不胫而走;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蜚声省内外文坛、学界和社会各界。余华、阿来、陈忠实、柳建伟、舒婷、叶文玲、王旭烽、高锋、李庆西、马原、洪治纲、唐浩明等省内外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和学者先后来书吧做客,杭州的文学爱好者、爱书人和情侣们更是把它视为“情感家园”。不少外地来的著名文化人也常常被请到这里一坐,或做讲座。近年来,不少民间聚会也常常选在这里举行。看着自己的“女儿”正在长成“窈窕淑女”,书吧男女主人都这样高兴地说:“痛但是幸福着!”

  …………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书吧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朱锦绣老师用娴熟的英语,招呼着几位外国客人。我拍好照片,把相机锁进机套,忽然瞥见楼下门外走进一人,可不就是盛子潮老师!我有点喜出望外,忙对朱锦绣老师说:“朱老师,我下去见见盛老师!”朱老师说:“好的!”我快步下楼,向盛老师迎去。

  说起来我与盛老师也算有过一段师生之缘。1997年秋浙江省作协在葛岭举办青年文学培训班时,给我们做讲座的著名作家、评论家中,就有盛老师。说来惭愧,这两年因为工作关系,我曾多次去省作协拜访过黄亚洲、叶文玲、王旭烽和袁敏老师,但却一次也没去盛老师的办公室看望过他。整整九年未见,盛老师神采依旧,一部标志性的大胡子,依然“繁荣昌盛”。

  我走过去,与盛老师打着招呼。盛老师把我领到一张桌子前坐下,我们聊了好一会。我提议给盛老师拍张照片,盛老师爽快地答应了,站起身,捋捋头发、胡子,扯扯T恤。他的这副认真劲儿,逗得客人们一阵大笑。拍完照片,盛老师同我打声招呼,应酬客人去了。此时朱锦绣老师已从二楼下来了,正与一位客人坐在门旁的“情人凳”上交谈着。我走过去向朱老师道声谢,便告辞而出。

  秋颸拂面,我的单车在都市的人群和车流中穿行。街道两边的各种娱乐场所,帘纱遮垂,灯火诡谲。我知道,里面正在上演一幕幕人生戏剧。但它们只与肉欲有关,与爱情无关,与心灵的幸福无关……回首早已消隐在夜色深处的“纯真年代”书吧,我的耳际,再次响起了书吧男女主人的两句话——

  “在这个年头,守护住自己的情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盛子潮)

  “物质社会我们仍向往纯真年代!”(朱锦绣)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