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点击  
·长征精神颂——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七律·瑞金瞻仰
·满庭芳·昌北二中听郑老演讲感怀
·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95周年(新声韵)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五周
·长征颂——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感怀
·建党九十五周年感赋
名家赏析 更多>> 
--- 刘上洋 ---
·江西老表
·难以攀登的美
·没有一棵树的城市
·飘过国界的哈达
·神奇勒布沟
--- 彭春兰 ---
·文学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识
·枫叶情
·爸爸的吻
·妈妈的爱
--- 刘 华 ---
·我省著名作家刘华新书《一杯饮尽千年》出版发行
·酒中墨 杯中诗——读刘华先生《一杯饮尽千年》有感
·饮尽千年的孤独
·数点梅花天地心(序)
·去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扫墓吧
--- 朱法元 ---
·纠结的畸情
·南非遐思
·宝岛情思
·啊,马塞马拉
·企鹅归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笔使一切浪迹成为可能
·与黑夜的关系
·破译九月

王晓莉
·流水之账
·切割玻璃的人
·怀揣植物的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胜博发官方网站  >  胜博发娱乐官网
 
【中国仙女湖七夕最美爱情故事征文】爱情创造的奇迹
胜博发官方网站    2017-08-03 13:21

  民间有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不过,听过我二叔二婶故事的人都觉得这句话得改改。

我的二叔陈留弟是兴国县文化馆的职工,二婶肖春华是兴国县妇女儿童保健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他们曾经是一起下放深山的知识青年。当然,那时的二婶还不是我的二婶。那时的二婶才17岁,身材苗条,像一株经不起折腾的小树。她凭着勤劳、聪慧成了生产能手、县“三八红旗手”,当上了大队妇女主任。二叔对美丽能干的二婶心生爱慕。下放两年后,二叔进了工厂,成了“工人老大哥”,勇敢地向二婶射出了“丘比特之箭”。

   下放六年后,二婶也走出了大山,被推荐到赣南卫校学医。有好心朋友提醒二叔,她毕业后还会嫁给一个工人吗?别“守株待兔”,耗费宝贵的青春……可二叔却坚信有情人终成眷属。二婶毕业后,果然有几个条件优越的人家相中了她,直接来二婶家求亲。然而,娟秀的“白衣天使”还是坚定不移地嫁给了二叔,成了我的二婶。

  二婶目睹过农村缺医少药之困,她在乡卫生院玩命地工作,常常连续几天做人流、引产、结扎手术,没有上床睡一个踏实觉。次日,还要查诊。遇有危重病人,不管早晚,无论远近,二婶都要去出诊,没有将一例危重产妇或病妇推给县、市医院。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二叔从工厂调到县文化馆,二婶也从乡村卫生院调到县妇幼保健院。他们踌躇满志,全身心投入各自的事业。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二婶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1994年元月,二婶查出患了尿毒症,医生说,必须马上透析,否则性命难保。

  那时,县医院没有血透机,二叔只好带着二婶奔波到近百公里外的赣州做透析。轮到做透析的那天,他们必须凌晨三点半起床,搭最早的班车下赣州,汽车到站后还得步行近两里路赶往医院。就这么两里路,二婶要坐下休息几次才能走完。

  透析的困难接踵而至,二婶虽有公费医疗,但每月自己要自付千余元。那时二叔和二婶的工资加在一起才500余元,除了交医疗费,一家人要生活,两个小孩要念书,那来这么多钱维持透析呢?二婶看到二叔为筹借医疗费,急得团团转,提出把每隔三天做一次透析,改为每隔五天做一次。由于透析不充分,二婶的双腿肿得透明,医生看了直摇头,悄悄嘱咐二叔准备后事。我老实巴交的父亲爱莫能助,只好默默地给二婶寻来一副棺木。二婶对二叔说:“留弟,我走了,你一定要将两个儿子培养好,一定要坚强,不要哭……”二叔心如刀绞,紧紧抱住二婶,含着泪说:“春华,你不要这样说……这个家不能没有你,两个儿子不能没有你……你一定要活下去……”

    要活下来谈何容易,最起码县里得有一台血透机。二叔把这个想法给大家说,大家都说,这简直是白日做梦。一台血透机要十多万元,县医院怎么可能为一个病人买一台?二叔却开始为梦想而行动。

     二叔先找到县卫生局方局长,他表态说:“肖春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的病一定要医!但购透析机得医院有钱才行啊!”二叔找到县人民医院罗院长,罗院长叹了口气说:“现在医院负债累累,要买机除非县财政肯借10万元给医院。” 二叔又在县文化馆刘馆长陪同下,找到县财政局陈局长。二叔听说县财政局经会议讨论同意借10万元给医院,高兴地跳起来。

  然而,二叔高兴得太早,罗院长告诉他,原想通过在美国留学的同学帮助购机,以捐赠的名义托运国内,这样可少花一半钱,但这条路走不通了。另外,即使有了血透机,还得花10多万元买水处理器。二叔一听心凉了半截。可二叔没有死心。他四处打听那里能买到最便宜的水处理器。当他了解到南昌中西医结合医院购的是国产水处理器,才花了2万元。他马上奔赴南昌了解详细情况,并将信息返馈给罗院长。县人民医院迅速买回了血透机和水处理器,并火速派医生护士去广州珠江医院学习血透技术。1995年6月,二婶终于开始在本县做透析,二叔脸上绽出了久违的笑容。

   县人民医院有了血透机,为二婶的治疗带来很大的便利,但尿毒症病人几乎是百分之百发生肾性贫血,二婶的血色素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她衰弱得走路都困难。要缓解贫血每月最少得输200毫升血,或者注射昂贵的促红细胞生成素。“贫血”成为了二婶长期维持透析的“拦路虎”。二叔想,要活命就得打掉这只“拦路虎”!然而,二叔是个文弱书生,又不是武松,他能打下这只虎吗?书生自然有书生的办法,他和他的文友奋笔疾书,把二婶事迹公诸各地报刊,寻求援助。

  有一天,二叔收到一封来自上海的信。原来上海一位叫陈玉琴的民间医师从《解放日报》了解到二婶的事迹,建议二婶用“循经指压疗法”进行治疗。二叔立即与陈医生取得联系。陈医生邮来人体穴位图,详细介绍指压要点。二叔“按图索骥”,终不得要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1997年4月30日,年过五旬的陈医师和乌传锦大伯特地从上海赶来兴国看望二婶,并亲手教给二叔指压方法。

陈医师走后,二叔每周至少为二婶全身指压两次,每次两个小时。几个月后,二婶原本暗无血色的脸庞渐渐泛出红润,精神状态也好多了。二叔信心倍增,继而又接受陈医师的爱心帮助,前往上海进一步学习了半个月。二叔自己也身患几种慢性病,身体常常不舒服,但他从没中断给二婶按摩,这一做就是20多年。很多尿毒症病人因过不了贫血这关离开人世,二婶能过了这关,连医生都说是奇迹。

然而,死神没有善罢甘休。非典那年,由于血透器没有洗干净,导致二婶胸肺脓肿,做穿刺手术。2005年开始,二婶骨质疏松,全身疼痛,当地医院用尽办法也难以缓解。2007年4月,上海华山医院的医生来县义诊,专家诊断二婶并发甲状旁腺激素亢进,要去大城市大医院做检查和手术,否则身体会很快萎缩、瘫痪。那时会做切除甲状旁腺的医院并不多,成功的例子更不多。二叔能否带二婶闯过这一关呢?所有的亲人忧心忡忡。

  二叔的两个儿子都在广州打工,他带着二婶来到广州。但到广州后,他们了解到一家三级甲医院做了五例甲旁亢切除,就有四例失败,病人很快死亡。可这时二婶的病情发展到行走困难,严重时要轮椅代步。怎么办?怎么办?二叔安慰二婶天无绝人之路,自己心里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几经曲折,二叔打听到广州华侨医院从德国引进的“无水酒精注射法”疗效不错,二叔立即带二婶住进了这家医院,做了两次无水酒精注射后返回兴国。

谁知,一个月过去,二婶全身骨痛虽稍有缓解,却依然难以忍受。二叔只好带着二婶再次去广州。广州华侨医院的医生会诊的结果是要做甲状腺瘤摘除手术,但做手术有很大风险,做这个部位的手术很容易损伤喉神经,导致失声变哑;即便手术成功,也可能因为血钙不能再升高而导致痿缩死亡。二叔进退两难,天天上网查阅相关资料,分析利弊。最后二叔与两个儿子商量后,签下了沉重如山的手术合同。

做手术的那天,手术车缓缓推向手术室,二叔和两个儿子紧紧抓住手术车不愿松手。二婶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吃力地举起一只手,向二叔和孩子们轻轻挥动,好像在说,再见了。手术室的门关上了,我的两个堂弟抱在一起,失声痛哭,二叔在一旁泪如泉涌。

这次手术,二婶切除了三颗甲状膀腺腺瘤,只剩一颗腺瘤。手术结束后,二叔守在二婶的床边,寸步不离。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晚上,二叔听见二婶发出微弱的声音:“我要喝水。”二婶没有变成哑巴!二叔喜极而泣,两个儿子争相喊妈妈。二婶虽无力应答,但眼里涌出了泪水。

求医路漫漫,险情从未断。2015年,由于长期的透析穿刺,二婶的右手臂出现假性动脉瘤,瘤子大如鸭蛋,瘤体一旦破裂,即使在医院也只有40%的生存希望;如果在家里破裂,必死无疑。然而既要切除瘤体,又不能中断透析,必须在颈部穿刺静脉插管,建立临时透析通道;切除瘤体又必然损坏原来的静脉瘘管,需要重新造瘘,也就是说二婶要同时做三个大手术。二叔又一次带着二婶踏上南去的列车。

第一个手术是在颈部静脉穿刺置管,尖利的穿刺针冷冷地插向二婶的颈部血管,痛如剜心,坚强的二婶忍不住惨叫起来。由于长期透析,二婶的血管壁太厚,医生插了两次都没办法把粗针头插进血管。最后一次,医生终于把管子插进去了,二婶痛得差点昏死过去。疼痛稍缓时,她气若游丝对二叔说:“留弟,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怕死,就是不要这么苦……你让我快点走吧……”二叔握着二婶的手,含泪说:“春华,我知道你很苦,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不要忘记我们约好了‘美丽五十年,灿烂每一天’……”

二叔的话让二婶的眼里燃起了一点光芒。那年,二婶检查出身患绝症,她和二叔一起看了李佩芝的《美丽五十年》后,便约定一起努力活到五十岁,让活着的每一天都美丽灿烂;即使不能延长生命的长度,也要增加生命的厚度。

这次手术给二婶留下了后遗症,她的左手神经受损,手指麻痛,连毛巾都拧不动,甚至吃饭、洗脸都要二叔帮忙。二婶开玩笑说:“留弟,这下要你伺候我了哦。”二叔笑着说:“你都照顾了我一辈子。”

二叔可没有夸张。每次二婶做完透析回到家,最多卧床休息半天,便忙开了。买菜,做饭,帮二叔誊写稿件、接待文友,热心解答孕产妇疑难问题,给病友写信鼓励他们战胜病魔……凡是做得了的事二婶都做。每年端午节,二婶都要为二叔包粽子。二叔心疼地说:“你的身体不好就不要包了。”二婶深情地说:“只要我活着,我就会包给你吃。”二叔劝她多休息。她微笑着说:“我的时间不多了,能帮你一点算一点,能帮别人一点算一点。”

我常去二叔家。二叔家只有几十平米,但二婶收拾得窗明几净,阳台上的绿植青翠欲滴。虽然人生多风雨,但二叔二婶相扶相携,他们一家坎坷多舛的日子,一点一点亮丽起来。二叔两个的儿子,自学成才。二叔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二百余万字,被评为赣南首届“优秀文艺家”,首届“全国最受读者喜爱的故事家”百杰之一。二叔二婶的家庭被评为“兴国县首届书香门第”、“最美兴国人”、“ 江西省最美家庭”,并获首届“全国最美家庭”提名奖。

去年冬天,二婶的病情再次恶化,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这样的通知书,二叔已经接到过八次。但春天过后,二婶的生命再次一点一点复苏。听过二叔二婶故事的人都说二婶能活到现在,而且能活得那么有质量,真是一个奇迹。我想,如果世间真有一种力量能创造奇迹,那么,这种力量的名字叫——爱情。

编辑:江拓华
来源:中国江西网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